工匠与市场经济工人的社会地位

阅读量:14 2017.03.16

近段时间,工匠精神成了一个比较火的词。均强调如想做好企业需要广大职工具备工匠精神。习近平同志在多次讲话中亦强调工匠精神的重要性,要求中国的产业工人都应当有工匠的精神,以发展壮大祖国的工业生产与创新实力。但什么是工匠精神,如何使广大劳动者具备工匠精神的品质。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停留在纸面上,为世人留一些谈资。工匠精神的实质是什么?没有一个真正触及实质的结论。

工匠这个词来自于人类社会第一次大分工,手工业从农业生产分离出来,出现了专门从事手工业生产的工匠。有石匠、泥水匠、铁匠、油漆匠、鞋匠等等。他们有共同的特点,以个体劳动为主。其制作的产品直接代表了劳动水平,直接决定了“饭碗”的大小。也就是收入的多少。即所谓做好活儿,才有多多的铜钱、银子到手。他们以个体劳动赚取自己的价值。为有更多的银子到手,工匠们认真地钻研本行业技能。工匠对劳动的态度如何直接影响了他的收入。


在百度中有这样的解释:工匠精神,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更完美的精神理念。工匠们喜欢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工匠精神的目标是打造本行业最优质的产品,其他同行无法匹敌的卓越产品。概括起来,工匠精神就是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

现代企业工匠精神包括:

一是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孜孜不倦,反复改进产品,把99%提高到99.99%。

二是严谨,一丝不苟:不投机取巧,对产品采取严格的检测标准,不达要求绝不轻易交货。

三是耐心,专注,坚持:不断提升产品和服务,真正的工匠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绝对不会停止追求卓越的脚步。

四是专业,敬业:工匠精神的目标是打造本行业最优质的产品,其他同行无法匹敌的卓越产品。


工匠精神来自于工匠对工作的热情,对产品精致的追求。1560年,瑞士钟表匠布克在游览金字塔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推断,“金字塔的建造者,绝不会是奴隶,而只能是一批欢快的自由人。”到了2003年,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宣布:“通过对吉萨附近600处墓葬的发掘考证,金字塔是由当地具有自由身份的农民和手工业者建造的,而非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所记载——由30万奴隶所建造。“奴隶”造不出精巧的“金字塔”,这个道理如今依然是适用的。那些具有“工匠精神”的公司及其背后的人一定是免于恐惧、独立思考、富于创新,前提是创造和提供一个保护自由和鼓励创新的市场和氛围。


新中国成立后,劳动者的地位空前提高。普通劳动者在政治地位上与政府干部、公务员没有差别,再也不是任人踩、任人欺的下等人。政治地位的提高带来了劳动者对国家与人民政权的高度认同,即所谓归属感。对国家的认同带来了劳动者的劳动热情非常之高,劳动者的创造力空间的得到爆发。由此我们应当知道,工匠精神的实质是劳动者自身对所在经济组织的高度认同,或者说是高度归属感后聪明才智的高度升华。

劳动者的热情在火热的年代众多文学作品有很多表现。

譬如魏巍的长篇小说《东方》中,郭祥回到凤凰堡后见到母亲郭大妈:

大妈对郭样笑着说:“这可是个好管家人!出去办事儿,不管恋多大黑,熬多大晌,也是掐着空肚子回来。上回叫他去贷款,吃了块凉山药就走了。一去肚子就稀稀零零地疼。取了票子,就饿得顶不住了。赶到梅花渡,吃自己的吧,自己没有,吃社里的吧,又觉着不合适。就这么一路疼着,呛不住,就掐着肚子歇一畔儿,一共歇了30多畔儿才回到家。你说说,背着一大捆人民币,就舍不得抽出一张来喝口热汤……”
“你说的,那是社里的嘛!”许老秀捋捋白胡子笑着说。
以石油工人王进喜为原型的电影《创业》描述了王进喜的事迹:很多钻机因为没有钻头而停钻。当时还没有国产钻头,靠进口来不及,王进喜便组织青年突击队从废料堆里找到许多旧钻头,架起大锅煮去油污和泥沙,擦去锈,修修配配,拼装成可用的钻头,用了半年打了5口井,给国家节省了开支,又不耽误生产,经验在全油田推广。

在多年的钻井工作中摸索出一套高超的“钻井绝技”,能根据井下声音判断钻头磨损情况。他对待工作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经常对工人们强调:“干工作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要经得起子孙万代的检查!”

带领干部工人背水泥,把标杆井队打出的斜井填掉,以此来纠正“一粗二松三不狠”的老毛病和“马虎凑合不在乎”的坏作风。

而现实与历史相差甚远。中国目前很多科技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但制造业整体上处于全球第三梯队并且短期很难改变,尤其缺少众多处于价值链顶端、世界领先级的中小制造企业,“中国制造”甚至还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假冒伪劣的代名词!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产业工人的社会地位的失落,至少不能与新中国建国前30年历史相比。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有经济在多数经济领域退出。民营经济得到井喷式的发展,为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企业内部对企业职工的称呼亦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与在传统的全民所有制经济组织中,企业的成员被称为“职工”完全不同。粗俗一些的直接呼之为打工仔、打工妹。文明一些的唤其为“员工”。从称呼的变化中,企业对待普通劳动者的态度悄然发生了变化。甚至是质的变化。企业员工利益受到损害时往往无法依靠法律进行保护。

能够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改革开放后长期被打压的封建思想、官本位思想、奴性思想得到抬头。相当一部分领导干部思想同时发生了质的改变。他们放松了自身的思想修为与改造,刻意疏远了与普通劳动者的距离、淡化了与人民群众的感情,甚至背叛了自己誓言与信仰站到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他们放纵了各种媒体的宣传方向,直接破坏了社会价值观与审美观。

广大产业工人的社会地位因此发生了巨大的质变,出现了“没有人乐意做普通劳动者、笑贫不笑娼”的局面。勤奋钻研技术的劳动者被视为世间稀有的傻子,并且在经济收入上没有任何的保证。导致中国多数企业大而不强、强而不刚、缺乏创新精神、缺乏核心的生产技术。产品质量无法与国外同类产品相比,甚至与历史上的产品相比也发生严重的倒退。
但在传统的资本主义国家,比如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德国却完全与我们不相同。在德国充满了对普通劳动者的尊重。一家三代人为同一家企业服务是很平常的事情。

德企有重视人力的传统,国际化后也会把" 德国式HR" 搬到海外公司或是工厂,四处俘获员工人心,效果卓著。德国化工制造企业巴斯夫( BASF ) 集团人力资源总裁Wolfgang Hapke 博士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确认:全球来看,巴斯夫全球员工在入职后的前三年,自愿离开公司的比例平均为1.3%。欧洲的员工流动率为0.6%,北美为1.5%,亚太为3.6%。对于" 德国式HR",罗兰贝格战略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及监事会主席罗兰- 贝格( Roland Berger ) 点评说:德国企业,或者说欧洲企业对员工的尊重,已经成为欧洲特色,主要体现为关怀普通员工的身心健康。

在现实操作中,德国这辆工业战车对公民待遇保障又着实令人望尘莫及。德国经济被定义成世界上最健全的经济。是不是" 最健全"很难说,但德国式福利的确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
例如,如果德国工人不想两地分居,劳动局可以支付行李搬运费。
又例如,父母双方双职工又要带孩子,二人可以有一人申请带薪假在家带孩子,薪水为原工资65%。若一方无业,则可申请每月300 欧元的补贴。这份福利叫" 父母金",是很多国家闻所未闻的。
德国化工制造企业巴斯夫( BASF ) 集团人力资源总裁Wolfgang Hapke 博士解释说:" 除了按照市场水平设定工资,巴斯夫承诺应有的福利、个人发展的机会以及舒适的办公环境。在很多国家,员工除了享受养老保障,还有补充医疗保险,以及股份项目,也就是投资公司股份享受收益——这都是为了鼓励员工做巴斯夫的‘老兵’。"

" 那些让员工感觉没有归属感的企业,我觉得是公司把钱看得太重了,对员工不够好。一家企业要办得长久,关注的重点就应该是公司的长期目标,而不是盯着短期利润。当一家企业发展到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规模,所谓企业的‘中央集权’式惯例已经很难奏效了,每名员工必须都要能得到驱动力、薪水、福利和公司氛围同等重要的待遇。" 一位不愿具名的德企高层对新浪财经坦言。
这些是企业层面的因素,更重要的是普通民众与公知对于普通劳动者的尊重。自资本主义制度在德国确定后,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斗争后德国最终形成了尊重普通劳动者的文化。在私有制经济下对劳动者的尊重:人民群众不因其出身工人家庭而蔑视其子女、没有因其是一个鞋匠而轻视其本人。
资本主义国家的后起之秀美国企业亦尊重普通劳动者。例如美国波音公司与德国企业类似,一家三代同为波音工作豪不罕见。
但可笑的是在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却出现了与和谐社会不和谐的声音。比如对于传统鞋匠,德国人尊敬的称之为先生。而中国却呼其“做鞋的、修鞋的”。

企业则克扣企业职工工资、无理辞退生病员工、辞退工伤致残员工。这些现象在德国初步确立资本主义制度时亦曾大量出现。但不同的是经过工人不懈的斗争最终形成了尊重劳动者的文化。而我们却丢下自己的传统步入资本主义的后尘。我们必须充分的意识到这是对我们的企业长久发展是致命的伤害。

我们应做到以下五点,以形成良好的工匠精神芬围。
1、社会应尊重普通劳动者,以技术创新、钻研生产技能为荣的风气。企业应尊重员工,真诚地尊重生产一线的普通员工。

依靠生产一线的普通员工,才有优质的产品提供客户。拥有的工匠,才有企业稳定的产品质量。高看员工,更多的体现在是基于物质基础上的精神上的尊重。精神上的尊重很大程度上比物质更重要。

2、尊重企业职工的家属,尊重其家庭。培训子女对企业的感情,形成今后潜在的劳动力资源。
美国波音、德国的宝马、奔驰均有大量一家三代同在一家企业工作的现象。这些企业在日常工作中对职工家属比较重视,还利用每年的假期带领职工子女在企业生产线参观。培养孩子们从小对企业的感情。

3、结合企业实际,适当地承担“社会责任”。
改革开放后,剥离企业的社会职能曾经成为非常时髦的话题。不仅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亦将企业所办医院、幼儿园等纷纷剥离。

其实,结合企业规模适当担负一些“社会职能”有助于企业员工的稳定。比如一家年轻职工较多的企业可能会有年幼子女,送其上幼儿园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此时企业内部办理了一个幼儿园,对于员工而言是上班送孩子两不误的美事。同时很大程度在“拴”住了员工。毕竟再找一家幼儿园不轻松。

国家税务机关应制订若干优惠政策以支持“企业办社会”。比如可以将办社会的支出比照高新技术企业允许所得税汇算时税前加计扣除。

4、恰当的职工思想工作。
任何时候、任何企业都离不开思想工作。企业应结合自己实际情况,结合员工年龄、结合社会的现实探索思想工作的方式。使员工在思想上与企业保持充分的一致。

支部建在连上是人民军队致胜法宝,同样适用于市场经济时期的民营企业。只要适当的方法就能使企业与员工同心同德,西方现代企业诸如宝马、奔驰、波音等无不建立了类似的思想工作与管理体系。使其员工非常的稳定,往往祖孙三代在同一企业工作。

5、企业管理者自身具备工匠思想与意识,将这种思想传递给每个企业职工,在工作中以身教传于企业职工。企业管理者在日常的管理工作中应时刻做好员工的表率,将自己工作完善极致。成为员工工匠精神的标杆。

6、劳动者自身绝不能妄自非薄,务必尊重自已的劳动价值。不能因他人如何看待自己而忽视自己的技术钻研与修为。

世事复杂难料,人目观他人决定于其心田纯净。劳动者只有自身清静无为才可得一方净土,以用心于技术与研究。

工匠精神,不是喊口号与写一些应景儿文章就可以做到。需要我们每个人,每个管理者与所有者重视起来。每个劳动者明白只有自身强大的劳动水平才有较高的收入。同时每个人,特别是普通劳动者务必自强、自尊、尊重其他更普通的劳动者。在全社会形成尊重劳动、热爱劳动、反对好逸恶劳、反对贪财好色庸俗的大环境。

分享到: